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呐喊

八十年前,鲁迅先生大声疾呼:国人麻木!80多年过去了,有多大改变?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美国人独自一人裸体站在白宫前抗议美国出兵伊拉克,有人问:你这样做有意义吗?他答:我的确改变不了美国的决定,但我一定不让他改变我!自由、平等、思想独立,是我等的最高追求!!!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刚毅坚卓搏自由 - 消逝的西南联合大学  

2015-06-25 07:52:01|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三十年代,日寇全面侵华。市面纷乱,学堂授课无序, 偌大的象牙塔,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国立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萌生南下另立校园之意。在清华校友、时任湖南教育厅厅长朱经农的相助下,梅贻琦购得岳麓山山脚下的一块地皮,投建清华大学长沙校区,计划建成后全校南迁。

       同在京城的国立北京大学,自五四运动起,便始终立于青年民主运动的前沿,直面救亡图存的时代命题。而这一先锋立场,亦令北大饱受被整顿、甚至被解散的侵扰,蒋梦麟主政北大期间,北大南迁的主张多年来常被提及,又因各派观点不一而屡屡搁置。

       光绪年间,天津盐业世家严氏家有私塾,严修位至翰林院编修、学部侍郎,当时掌管全国教育。严修出身翰林,却眼界开阔,推崇新式教育,他在严府偏院创立南开学堂,礼聘张伯苓任学堂监督,在招收的学生中,就有后来担任国立清华大学校长的梅贻琦。其后,张伯苓往美国研修,归国后着手组建南开大学。当年尚为学子的梅贻琦,对师长张伯苓执弟子礼,这段师生缘分,亦促成了日后南开与清华之间,特殊的结缘。

       1937年,卢沟桥事变,平津陷落,高校情势迫在眉睫。国立清华大学、国立北京大学、私立南开大学决议联合南迁。此时,清华在建的长沙校区已规模初具,当年秋天,三校在岳麓山下组成长沙临时大学,三校师生皆并入。开学仅一月,日寇沿长江南下紧逼,湘衡告急,不得已之下,三校师生暂弃长沙校区,西迁云南。师生们兵分几路入滇,有辗转广州、香港、越南边防进入云南,更有数百名学生在教师携领下,徒步行军三千余里,历时将近七十天,横穿三省抵达昆明,走完世界教育史上罕见的长征。

       次年春天,国立西南联大大学在昆明租得别家校舍,正式开课,文、理、商、工,院系完整。三校校长组成常委会,主理西南联大校务。联大师生中,清华一脉占半数以上,又有庚子赔款做强大的资金后盾,梅贻琦年纪亦最轻,故其出任主席,多担一份事务。随后几年中,张伯苓赴重庆开办南开中学,蒋梦麟亦赴重庆另兼他职,梅贻琦成为西南联大实际的校长。租赁的校舍四下分散、不敷应用,于是联大以昆明西北城外荒地为址,另起建筑。一年后,新校舍相继落成,虽是土墙结构,但教室、实验室、图书馆、食堂、学生宿舍一应俱全。

       国破家亡之秋,西南联大在相对稳定的大西南,展开了一场空前绝后的巅峰教育之战。梅贻琦常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学生以教师为表率,地方则以学府为表率,一乡有一善士,则一乡化之,是梅公对大学的定义。梅贻琦负责西南联大日常事务,事无巨细,每一次踟蹰斟酌之后,却常常无为而治。他的“吾从众”立场,使得三校在联合办校的背景下,得以弘扬各自的独特校风。三校原先各自开设的同一课程,在联大没有被合并,而是可以同时讲授,清华闻一多教授与北大罗庸教授皆研究《楚辞》,但观点角度截然不同,于是两门《楚辞》课程在联大“斗课”;如是趣像,还发生在雷海宗、吴晗、钱穆三位的《中国通史》课程。大师对擂,学生自由选听,左右受益,大饱耳福。这是这样的思想独立、学术自由,同无妨异、异不害同,令“民主”二字,成为联大办学之灵魂。

       西南联大讲求言传身教。梅公以为,讲学问若离开人民社会,则实在空泛,教授之责不尽在研究学问,凡能领学生做学问的教授,必能指导学生为人之道。联大的教授多为当时中国一流学者,他们自小在封闭环境中领受基础教育、铺垫儒家道德文化的基石,又有幸留洋深造、开眼看世界,骨子里的真精神,令学生为之敬崇。已耄耋之年的张瑞藩老人,当年曾就读西南联大物理系,他在回忆中曾说:“老师从不强迫学生学什么,而是要我们独立思考,教材都是自编的,不受干扰。教授主张‘通才教育’,有了‘博’的基础,才能求专求精...... ”已逝地质学家刘东生院士则深情言到:“六十六年来,我从未离开西南联大。”联大,秉承三校一贯的独立精神,以教授治校,对于各种行政干预或命令,教授们拥有至上的决定权,而唯一的标准,是与学术立意是否契合。这种开放的、兼容并包的治校理念,令大批顶尖教授聚集在西南联大,授业育人、在特殊的时代硝烟中,延续中国教育命脉。

       陈寅恪、梁思成、金岳霖、陈省身、朱自清、冯友兰、冯景兰、沈从文、闻一多、钱穆、钱钟书、费孝通、华罗庚、朱光潜、林徽因、吴晗、傅斯年...... 当年西南联大的教授名录,蔚为可观,如今看来,更是叫人叹为观止。这支常年稳定在三百余人的师资队伍,开出将近三百门课程,课目涵盖之完全,超过战前,中国学科前沿水平在昆明一隅光华四射。

       战时无安逸。西南联大学术璀璨的背后,是艰辛的生活窘境。图书馆的书架是用废弃汽油桶与木箱叠架而成,几十名学生挤在土坯茅草屋顶的小屋里,战争最激烈、联大财政极度困难之时,甚至不得已变卖校舍的铁皮屋顶,换成茅草顶。声名赫赫的专家教授们两三家十几口人共居一室、仅靠布帘相隔亦是常态。联大师生日日遭遇的问题,是口粮不足,食堂炊饭只有陈米,学生戏称“八宝饭”,所谓“八宝”,是谷、糠、秕、石、砂...... 菜蔬不足,植物学教授亲自辟地耕种,种菜小组的名单里,朱自清、金岳霖赫然在目。物价飞涨的战时岁月,这些学问大家常常典当变卖、治印卖字,藉此维持生计,虽“既典征袭又典书”,但自敬其业的正气却一丝不苟、铿锵立世。除却生活窘迫,战事侵扰亦是最大的忧患,一位上课抄录笔记极为认真的同学,在某堂课上记下的最后一句笔记,竟是雷海宗(历史学家)老师的:“现在已经有空袭警报,我们下课。”

       西南联大的校歌中,有这样的句子:“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知识报国、救亡图存,几乎是西南联大所有师生的共识,在当时教育制度并不由国家垄断的大背景下,大学独立、学术自由、思想自由得以真实存在,自主精神被由内而外地保护,“刚毅坚卓”这四字校训,令这群中国知识精英激情不灭、弦歌不辍。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办学整八年,就读学生不足八千名,完整毕业者两千挂零,英杰辈出。千名学生弃笔从戎,投身抗战前沿。教授们授课之余,专业著作纷呈问世,这些完成于抗战大后方的学术结晶,直至今日仍是各领域的纲领巨著。

       1946年,西南联大宣布完成战时联合办学之使命,正式结束,三校北归。

       七十年过去,对于西南联大的追忆与研究从未终止。西方学者对其赞叹:“西南联大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思的一所大学,在最艰苦的条件下,保存最完好的教育方式,培养最优秀的人才,为举世学术界追忆与推崇。联大之传统,为中国乃至世界可继承的巨宗遗产。”联大常驻教师一百八十位,将近九成拥有留洋深造经历,教育思想与课程设计多受自由教育思想之影响。这种兼容并包的理念,既成为联大校园公认的价值标准,亦是这群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精英得以自由流动、追求学术的极大保障。只是,这种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已被酝酿勃发的学术界客观标准,在战争的贻害下遭毁,而随后发生的一系列时局变迁,直至五十年代高等院校院系调整大举,更是从结构上打散了这一群体的生存空间。十年浩劫中,这群中国最具价值的知识精英多遭蒙难,元气再未康复......

       西南联大,八年办学,境遇贫乏,精神与理想却从未缺席。偏隅西南,穷且弥坚,经七十年岁月磨洗,愈发光亮璀璨。一代盛事,旷百世而难遇,中国战时高等教育的最高模本,后人念兹在兹。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旧影(1938-1946)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校舍旧影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1939年 /  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与西南联大南开系同学合影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吴晗教授演讲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南迁跋涉途中的联大教授们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师生合影

(二排左起:浦江清,朱自清,冯友兰,闻一多,唐兰,游国恩,罗庸,许骏斋,余冠英,王力,沈从文)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部分教授合影

左起:周培源、梁思成、陈岱孙、林徽因、金岳霖、吴有训(前排为梁、林子女)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湘黔滇旅行团 / 采集2000余首民间歌谣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经济系商学系教授合影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1938年 /  在西南联大任教的华罗庚与家人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在昆明街头抗日宣传演出的联大师生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欢送奔赴抗战前线的学生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男生宿舍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旧笺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三校时任校长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的教授们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1947年清华大学校庆(西南联大已解散)合影

左起:查良钊(原西南联大训导长)、胡适(时任北大校长)、梅贻琦(时任清华大学校长)、 黄珏生(南开大学秘书长)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西南联大校训“刚毅坚卓”

刚毅坚卓搏自由 - 逝去的西南联合大学 - 三味小筑 -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p"fffff,ph/to015N m7:' falsep"fffff,isWumiUs /:" idp"fffff,sR k:-arep"ff};p"xt sriptap"ffff< sript type="多文/java sript m9mmen82z8JBVb1.b: .126.net/='tpage/r/j/pc.js?v= 08324396838ivxt sriptap"ffff< sript type="多文/java sript m9mmen82z8JBVb1.b: .126.net/='tpage/r/j/m/m-3/pm.js?v= 08324396838ivxt sriptap"ff< sript 9mmen82z8JBVanaly> s.01552575ht=s.jsi type="多文/java sript axt sriptap"ff< sript type="多文/java sript ap"ffff_ht=s_nacc='ass=';neteaseT2acker();p"ffffp"ffff='t Image().et/ = '82z8JBVass=.01552575='tpage/images/analyse.png?s=p&th'+='t D cl().getTime();p"ffxt sriptap"< sriptap"window.setTimeout(function(){p"ff(function(i,s,o,g,r,a,m){i['GootleAnaly> sObject']=r;i[r]=i[r]||function(){p"ff(i[r].q=i[r].q||[]).push( guRects)},i[r].l=1*='t D cl();a=s.c teEtgRect(o),pxs=m=s.getEtgRectsByTagN m7(o)[0];a.async=1;a.9mmeg;m. s.3.c/analy> s.js','ga');p"p"ffga('c te', 'UA-69204915-1', 'dwbo');p"ffga('seco', 'pageview');p"},737);p"p"p"p"xt sripta p"p"p"x sript type="多文/java sript ap"ffffwindow.setTimeout(function(){p" 0J.lyadSsript('82z8JBVmus .ph.126.net/ph.js?0o1');p" 0p" 0J.postD caByDWR(s-i ret.iv>,'Mus BeanNew',' etclpyp1;tsMus SessionToke',false);p" }, 007);p"xt sriptap"p"p"x sriptap"window.setTimeout(function(){p"ff v sript =ndonoRect.c teEtgRect(' sript');p"ffff sript.async = 1;p"ffff sript.et/ = '82z8JBVa1.b: .126.net/='tre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