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呐喊

八十年前,鲁迅先生大声疾呼:国人麻木!80多年过去了,有多大改变?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美国人独自一人裸体站在白宫前抗议美国出兵伊拉克,有人问:你这样做有意义吗?他答:我的确改变不了美国的决定,但我一定不让他改变我!自由、平等、思想独立,是我等的最高追求!!!

网易考拉推荐

致青春  

2014-04-15 21:02:34|  分类: 个人体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我永不再来的青春

 

周末回老家,见一发小,领着一个小孩打针,打招呼时,寒暄几句,就让小孩叫我爷爷,我一愣,说:“这是你孙子?”他说是啊,今年两岁了。印象中发小仅比我大两三岁,小时候经常凑在一起玩耍。突然间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称谓从哥哥变为叔叔,现在又被叫为爷爷了。再看看邻居家曾经流着鼻涕的小子现在怀里又抱了一个流着鼻涕的小子,感慨时光飞逝,四十岁,我也人到中年了。回到家,对着镜子看看,岁月的刻刀无情的刻蚀着皮肤,额头和眼角显露出条条皱纹。年轻时的少白头徒然又增加了许多,曾经认为不太干净的鼻毛,现在也变得那么明显,长出鼻孔许多,这才发现青春不再。

 人到中年容易怀旧,曾经的往事又重拾心头。晚上,躺在沙发上看书,妻在包水饺,准备第二天的早餐,谈及往事,感慨万千。时下正值春暖花开的季节,童年的这个时候正值春旱,每年都要从机井中抽水浇小麦。蜿蜒几里的水渠围绕着半个村子,离地2、3米高建着,每当抽水的时候,水渠上坐满了洗衣服的妇女和戏水的我们。妇女们边洗衣服,边东家长、西家短的聊着,孩子们则赤着脚淌在水中,追逐着大人们洗衣服留下的泡沫,到处都是笑声,不管那水是否刺骨,记忆永远定格在那满脸童真、灿烂洋溢的笑容里。不知道从哪年起,水渠没有了,它可能变成一个谁家盖房子的地基石,也有可能被谁家垒到了院墙上,偶尔还残留一点的地方还堆满了半个村的垃圾,恶臭熏天。总之,原来亩产千斤的“水浇田”,现在只能靠天吃饭了,最最关键的是我童年的精神家园溃散了,那里有多少人的成长、快乐和记忆。

大约四、五年级的时候,同在一个班的邻家阿姐,是整个班级的焦点。她父母都是正式工,家里条件优越,穿着自然也不一般。夏日里一身海军制服的裙子,洁白的袜子搭配一双黑色的小皮鞋,乌黑的秀发梳成两个辫子束在脑后,辫子末端用亮晶晶的小球套着,前额的刘海总是向一个方向留着,皮肤是那种几辈子不种地积累下的奶白。如果她和哪个男孩说上几句话,肯定男孩晚上就无法入睡了。而上次她回娘家再见到她时,也体态臃肿,骨盆宽大,走路一步三摇,说话声音也比以前提高了八十分贝,一笑响彻半个村。现在能理解纳兰性德的那句:“人生若是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了!

待到中学时,有过逃课去学校附近水库洗澡、摸河蚌的畅酣淋漓;有过上课玩烟牌被老师抓住的无奈落魄;有过英语课上老师突然消失,事后才知道他回家替他媳妇烙煎饼的滑稽可笑;亲眼目睹过我们校长喝醉了酒抱着一颗电线杆子说:兄弟,你驮着我!亲历我们语文老师为争女朋友和另一位老师进行“普希金”式的决斗;也有过上自习课上吹笛子,被老师打了一巴掌,还把笛子重重的扔在地上,然后用脚踩碎,曾经刚刚萌发的一丁点的艺术火花,就这样被老师一盆大水给浇灭了!

上大学时,印象中那是第一次离家那么远,虽然在现在看来,只有两个小时的火车。从高中紧张的氛围中到了大学的宽松的环境,还有点不适应。利用上专业课的时间就把高中时碰都不敢碰的金庸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都看过了,以至于大一第一学期差点挂科。高中同学到曲阜游玩,为了省那几十块钱的门票,领着他翻墙去孔府,结果被值班的保卫逮个正着。然后,找了一个年龄大点、长得成熟的同学冒充辅导员去孔府保卫科领人;大学两年的游泳课我们一次也没游过泳,而都是别人游过后,我们刷池子;晚饭后,中文系门口处的一排椅子是许多傻逼男同学必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是女生洗澡的必经之地,刚刚沐浴后的女孩如出水芙蓉,养眼养心。而有一些俏皮的女孩,每每经过时还故意把头发上沾着洗发水香味的水甩到一些男同学的脸上,不知道酥了多少人的心。

两年的大学时光,来不及细想品味就过去了。好像刚刚还在欢迎新同学,没几天就开始欢送毕业生。毕业纪念册上一位女生的留言: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能遇上一位如你一样体贴的知己,人生足矣!又着实让我沸腾了一阵儿。那时候大学生毕业还分配,我被分到离县城有10里地的乡镇中学教书。第一天报到,我就在学校住下了,借人家一个被单,学校发一张凉席,就在学校的露天乒乓球台上渡过了工作后的第一夜。八月份的夜晚,天气燥热,乒乓球台被太阳炙烤了一天后余温还在,烫的后背痛。盖上被单就一身汗,不盖就被蚊子吸的一身疙瘩,奇痒无比。就在这盖与不盖中我渡过了人生最难熬的一夜。没想到从学生到老师身份转变的这一夜,我的记忆会如此的深刻。

工作后的生活平凡而又滋味,教师的工作就是备课、上课、听课、批改作业,还记得教研组内老师第一次听我课后,每一位老师都提出了非常中肯的意见。我感谢在人生道路上,给我指引的人们,是他们帮助我成长!夏天的时候,学校四点就放学了,我们有6、7个属于自己的时间。好多老师聚在一起打球、打牌,就连已经成家的老师也忘了早晨出门时妻子再三的叮嘱“早些回家”。九十年代单位的凝聚力比家庭要大的多。没事时,骑着自行车去县城买一斤辣焖蜗牛,就在学校的榕树下的石桌上,一人一瓶啤酒就吹了。冬天的时候,晚上住校的年轻老师就挤在两间值班室里,男人打牌、下棋,女老师打毛衣,聊天。不知是谁烧了两块地瓜引起所有人的哄抢。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有几位胆子大的老师,把这纯洁的友情发展为爱情,有情人终成眷属。初春时节,春寒料峭,很多人聚在一起说挖荠菜,包饺子吃。城里的老师不认识荠菜,就把类似的青菜当成了荠菜,直吃的几个人上吐下泻。秋天,发动学生到收过的玉米地里逮蚂蚱,这个时候的蚂蚱很肥,一包的油,先用开水烫一遍,然后放在油锅炸,再放点红辣椒,生态、高蛋白的一盘菜就出来了,为争几条蚂蚱腿,两个老师还闹点矛盾,想想真可笑。九十年代中期,正值“普九”建校,学校资金紧缺,就发动师生自己动手。我领着学生刷过油漆,磨过水泥地,垒过墙,有时一干就是一下午,到晚上十点多才吃饭,从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一个月350元的工资,分两次捐出400元建校,至今工作过的中学“普九”纪念碑上还刻有我的名字。清明节,学校组织学生去淮海大战纪念馆扫墓,几十辆大巴向徐州浩浩荡荡挺进,其场面何其壮观!一路上同学们在一起,欢歌笑语,完全忘记了学习的烦恼、舟车劳顿!

再后来,工作辗转,结婚生子,一路走来,有苦有甜,又是一年春来到,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时间过的真快,步入不惑之年的我有许多的感慨,曾经记忆的碎片,重新拾起,窜起来,竟然这样晶莹剔透,光彩夺目!突然间有个想法:待到学生这次考完试后,领着他们到坛山上埋一个“漂流瓶”,每个人都写写十年后的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也算给正处在青春期的他们留下点美好的记忆,也是对我的永不回头的青春的最崇高的敬礼!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